您當前的位置:張家口長安網 >> 司法公開

赤城縣檢察院辦理首例組織非法聚集案宣判獲刑

來源: 赤城檢察院 2019-06-13 08:42:01
【字號: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明知補償款糾紛已進入訴訟程序,但得知終審判決結果與自身訴求相差甚遠時,為達到“以訪牟利、以訪施壓”的目的,便揣著明白裝糊涂,多次煽動群眾非法聚集,向當地政府施壓提出無理訴求,結果觸碰法律紅線被判有罪。近日,經河北赤城檢方依法提起公訴,縣人民法院以被告人閆某犯組織非法聚集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以被告人劉某某犯組織非法聚集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以被告人趙某某(女)犯組織非法聚集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

  一筆7800萬鐵礦補償款引發的糾紛

  2012年4月份,河北赤城縣龍關鎮三街村村委會將該村南山鐵礦承包給金德礦業公司。進入2016年,國家修建張唐鐵路赤城境內路段時,該礦山資源正位于鐵路線1000米內,按照有關規定鐵路線1000米內不得進行采礦活動。

  2016年12月,國家補償該礦78008335元人民幣,并按照赤城縣人民政府規定將該款打入龍關鎮人民政府賬戶,由鎮政府對該款進行發放。

  2017年1月中旬,金德礦業公司與三街村村委會、南山鐵礦就補償款分配產生糾紛,金德礦業公司遂將三街村委會、南山鐵礦與龍關鎮人民政府訴至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

  為私利多次煽動群眾非法聚集向政府施壓

  2017年1月20日9時,赤城縣龍關鎮人民政府在五樓會議室召開中國共產黨龍關鎮第十三屆黨代會。期間,被告人閆某在明知鐵礦補償款糾紛已進入訴訟程序的情況下,仍多次指使劉某某、趙某某(女)煽動上百名群眾到鎮政府非法聚集,向政府索要補償款,并欲強行進入會場,被執勤人員攔住,導致黨代會被迫中止三個多小時。

  2017年8月17日,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案依法作出判決,雙方均不服判決,最終上訴至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8年3月21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判決,得知判決結果與自身訴求相差甚遠,被告人閆某、劉某某、趙某某(女)為達到目的,多次在微信群內商議進京聚集和組織群眾向鎮政府、縣政府施壓等相關事宜。

  2018年4月16日,閆某、劉某某、趙某某(女)組織40多名村民到縣信訪局上訪,在要求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11時35分,閆某、劉某某、趙某某(女)又組織村民到縣政府門前非法聚集,堵塞政府大門造成人員車輛無法出入。

  2018年5月7日,閆某以詢問補償款為由,組織80多名村民到龍關鎮政府非法聚集,直到12點才離去。下午,閆某又組織村民到龍關鎮政府非法聚集1個多小時,村民長時間聚集在龍關鎮政府,嚴重擾亂了鎮政府的正常辦公秩序。

  2018年6月19日,被告人劉某某、趙某某(女)等10人到達北京非法聚集,按照事先約定,閆某組織多名村民到龍關鎮鎮政府聚集,與在北京的劉某某等人遙相呼應,造成龍關鎮鎮政府日常工作無法正常進行,多項重要工作被迫延誤、推遲。次日上午,閆某繼續煽動村民到縣政府聚集,下午16時,部分村民坐車前往北京,后中途被勸返。當日,劉某某、趙某某等進京代表也被勸返。

  觸碰法律紅線被判有罪獲刑

  觸碰法律紅線,必將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該院辦案人員通過認真閱卷,認為本案被告人閆某糾集劉某某、趙某某(女)以實現自己的無理訴求為目的,組織帶領龍關鎮三街村民,多次到當地政府和信訪機關非法聚集,造成黨政機關工作無法正常進行。2019年1月24日,赤城縣檢察院依法指派檢察員出庭支持公訴閆某、劉某某、趙某某(女)涉嫌組織非法聚集案,并擇日宣判。這起案件,也成為該院成功辦理的全市首例組織非法聚集案。

  “組織、資助非法聚集罪”為2015年11月1日起實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罪名,是指多次組織、資助他人非法聚集,擾亂社會秩序,并達到一定嚴重程度應受刑罰處罰的犯罪行為。《新刑法》第二百九十條第四款規定,多次組織、資助他人非法聚集,擾亂社會秩序,情節嚴重的,依照前款規定處罰。本罪作為“刑九修正案”新增條款,其打擊的對象為組織、資助他人擾亂政府、人民團體工作秩序的行為,條款中規定的社會秩序特指國家機關、人民團體的工作秩序。可以說,此條款的增加,一定程度上是對國家機關、人民團體正常工作秩序的保護,彌補了刑法的空缺,健全了我國的法治體系。

  我國《民事訴訟法》規定,民事案件實行兩審終審制。然而,被告人不但沒有遵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反而實行一系列策劃、煽動的行為,帶領村民前往政府機關進行喧鬧、圍堵和滋擾,嚴重損害了政府機關的正常工作秩序,影響了政府的形象,是典型的組織聚眾“非訪、纏訪”行為,更是對法律的挑戰與蔑視。

  信訪是公民采用電話、信件、走訪等形式向政府工作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投訴請求的一種行為,是法律賦予公民享有知情權與監督權等的表現方式。但在本案中,當正常的信訪程序不能滿足自身的訴求,面對終審的判決結果,面對信訪部門的回復,面對政府人員的勸撫,被告人反而一次又一次采取激烈、極端要挾政府的手段,利用微信網絡通信工具,多次發表鼓動村民到政府機關聚集示威的言論。

  庭審中,被告人閆某等人深刻認識到自己不懂法、不守法的錯誤,為自身的極端做法后悔不已,并希望村民能對自己的錯誤行徑吸取教訓,遇事尋求法律的幫助,按照法律的規定來維護自身的權益。

關鍵詞: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頁
責任編輯:張超

相關新聞

主管單位:中共張家口市委政法委員會
備案序號:冀ICP備17035278號    技術支持:長城網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