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張家口長安網 >> 政法講堂

儒家 “五倫”說辨析

來源: 河北長安網 2015-03-30 17:35:53
【字號: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五倫”說是儒家倫理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兩漢以來的倫常說,將“三綱”與“五倫”一體論之,一并推尊為人倫準則;20世紀初的新文化運動則將“三綱五常”視作吃人的舊禮教,加以整體摒棄。其實,無論肯定還是否定,將“三綱”與“五倫”捆綁在一起并不完全符合思想史實際。“三綱”說與“五倫”說雖然都是宗法社會的產物、宗法觀念的表現,有相通性,但二者的主旨和成說時期皆有差異,分別代表我國傳統倫常觀念的兩種走勢,應當區別對待。

  大體言之,醞釀于戰國、定形于秦漢的“三綱”說是皇權時代的產物,體現了君主集權制下的垂直式獨斷,強調的是上對下的等級威權以及下對上的無條件服從。而形成于先秦的“五倫”說較多地保留了氏族民主遺存和分權之義,蘊蓄著血親溫情。“五倫”說,即孟子所謂“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其中包含著人際間的溫馨、理解和信任,包含著發乎人心的骨肉之情,講究的是“情理”和人際關系的對稱性、和諧性。

  “五倫”說主張的君臣關系,集中反映在《尚書》《左傳》《孟子》《老子》等先秦典籍的民本主義表述中,其精義有二:其一,下是上的基礎,民眾是立國的根本。《尚書》中的“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寧”,是此精義的著名表述。《老子》一書則從貴與賤、高與下的辯證關系立論,強調“貴必以賤為本,高必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轂,此其以賤為本耶?”正是從這種認識出發,孟子提出了“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的名論。其二,民意即天意,民心即圣心。《尚書》載周武王語:“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又稱:“天聰明,自我民聰明;天明畏,自我民明畏。”《老子》則說:“圣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

  “五倫”說對君與臣兩方面都提出要求:“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民本主義者的一個經常性論題,是“愛民”“利民”,反對“虐民”“殘民”。孟子反復勸導國君“保民而王”,荀子則有警句“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則載舟,水則覆舟。”唐太宗與魏征君臣對中的“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名論,即承襲于此。在其他人際關系中,“五倫”說同樣提出雙向性要求。例如,在夫婦關系上,以“義”為標準,強調“夫婦以義事,義絕而離之”“夫不義,則婦不順矣”;在父子關系上,主張“父慈子孝”;在兄弟關系上,主張“兄友弟恭”;在朋友關系上,講究互利互助,主張“交友之旨無他,彼有善長于我,則我效之;我有善長于彼,則我教之。”

  清末民初的學者梁啟超慧眼卓識,將“五倫”的精義概括為“相人偶”,也即互敬互助的人際關系。他指出:“五倫全成立于相互對等關系之上,實即‘相人偶’的五種方式。故《禮運》從五之偶言之,亦謂之‘十義’(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人格先從直接交涉者體驗起,同情心先從最親近者發動起,是之謂倫理。”“五倫”說對人們提出互敬互助的要求,以形成較為和諧的人際關系,在今天來說也不無現實意義。

  當然,“五倫”說作為宗法等級社會的產物,側重強調“義務”,尤其是下對上的義務,而基本沒有涉及權利問題,沒有對民眾享受權利和運用權利給予法定性的肯認,故我國傳統社會不可能充分實現社會和諧。秦以下專制皇權社會存在的兩千多年間,社會動亂此伏彼起,便是明證。我們今日建設和諧社會,可進一步弘揚“五倫”說在人際關系上的雙向觀照、和諧相處之義;同時要超越前人,有所創發,如在義務與權利的統一上實現不同層級的良性互動。這是社會長治久安、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之一。

關鍵詞:五倫,關系,社會

分享到:
打印 收藏本頁
責任編輯:郭洪杰
主管單位:中共張家口市委政法委員會
備案序號:冀ICP備17035278號    技術支持:長城網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开奖